文案详情
导航

怀玉山风景名胜区导游词文案(二)

景区导游解说词 374 71

第二部分  怀玉山风景名胜区

 

朋友们好!现在,我们踏上了怀玉山这片迷人的沃土。首先,我们一起来了解怀玉山的概况。

   怀玉山,唐代曾名玉斗山、干越山、辉山,山名由来,说法各异。《江西水道考》载:“古之干越山,怀玉之名,乃后起也”。又据《方舆志》载:“天帝遗玉此山,山神藏焉,故名怀玉山”。玉山县的县名亦因此山名而来。

怀玉山史称“东南望镇”,位于玉山县城西北部,古界饶、信西郡,属当吴楚闽越之交,它东抱三清山,西望鄱阳湖,北连德兴市梧风洞景区,南对接武夷山脉。怀玉山脉呈东北——西南走向,绵延300余里,横贯赣浙皖三省,主峰云盖峰海拔1538米,平均海拔1000米。

怀玉乡因山而名,境内方圆面积134平方公里,辖有10个行政村,2个社区, 161个村民小组,2.3万人口。怀玉山高山盆地大洋坂(怀玉山玉峰盆地)方圆面积6.5平方公里,被中科院旅游专家誉为华东地区浙赣铁路沿线海拔最高、气候最凉爽、容量最大的高山避暑胜地,是“美丽的江南高原”。

  怀玉山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瑰宝。唐代贾眈在《华夏图》中说:“其山上干天际,势联北斗。”明代李梦阳有诗称赞“怀玉之山玉为峰,四面尽削金芙蓉”。怀玉山因玉山县所处“两江锁钥、八省通衢”的重要地理位置而著名。它的整个山体轮廓好比一只展翅的大鹏鸟,这正是江西东大门图腾的象征。  

怀玉山距玉山县城65公里,游客乘车由盘旋的公路“天梯”上山,大有“飞身深入天寨门”之感。沿途云烟缠绕,山道险峻,直到车子开进海拔885米高的葛岭头山关隘口,能够看见怀玉山以宽广的胸怀,为世人展现出一幅“万壑泉声天外来,白云深处隐蓬莱”的美丽诱人的画卷。通往怀玉山公路,裸露的岩层正好可以给大家讲一讲怀玉山形成的故事。断裂带上,我们看到了挺拔的花岗岩,也看到了破碎的沉积岩,那里经历了大规模断裂、褶皱、岩浆等活动及长期流水侵蚀作用,形成奇峰竞秀的山势,其花岗岩色彩斑斓,似有其它矿物的印记。可以说,怀玉山是一部地质奇书。

怀玉山是信江与乐安江的分水岭,是我们母亲河信江的发源地,是鄱阳湖水系和钱塘江水系的分水岭,它与三清山对峙相望,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千变万化气候。有时山下阳光明媚,山上云雾缭绕细雨如织,一会儿又是云蒸霞蔚,十分壮观。

怀玉山峰峦交织,地势险要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那里山下有盆地,农田广布,最为奇特的是,这里的山上还有小盆地,俨然就是仙境。翻开中国历史,乱世枭雄以及入侵外敌没有敢犯此境者。何也?不得民心者,怀玉山就是葬身之地。看着大大小小的依山而上的梯田、旱地,你要么会赞美人类顽强的精神,要么感叹百姓生活的艰辛——弯弯田地入云端,尽是辛苦劳作人。今天,当年以种植粮食作物为主的田地,大都退耕还林,种上了经济作物。

怀玉山是一座天然的植物园、天然的大氧吧,共有植物66科251种,且多珍贵树种,华东黄杉、铁杉、白豆杉、红豆杉等珍贵树种遍布全山。享有“原始怀玉”之美称。森林覆盖率达80%以上,茂林修竹苍翠欲滴,红花绿萼妖慵不胜,我们可以看到这颗800年树龄的杉木;800个春秋,阅尽人间春色。那里山峦起伏,一沟成一溪流,或许,它是从石缝里一滴、一滴儿渗出来的;或许,是从小草的根下一个泡儿一个泡儿冒出来的。它一出土,便宣告了它的生命,寻着自己的道路要出行了。小溪是有生命的,你看那沟边的野桃,花开夭夭,花去果留;还有数不清的时鲜……这里绿野仙踪,一年野果飘香,走着走着,就有新的发现。

在这里,3000多亩良田分布在五六个行政村,其中游客经常驻足的大洋坂是怀玉大粮仓之一。坐落在大洋坂东南的主峰云盖峰,直插云端,此峰因天降雨时、云雾覆盖如伞而得名。而在大洋坂正南面,另有玉琊峰如一柱擎天,超凡绝顶。它与香炉峰、云盖峰、狮子峰、天门峰等构成了赣、浙、闽三省天然屏障。怀玉山年平均气温16℃,“盛夏夜盖被,立秋桃始熟”是山中气候的真实写照。

“水含金沙山怀玉”。怀玉山矿产丰富,水资源丰沛,溪涧成网,瀑布飞挂,玉琊溪、梅溪、三亩溪汇聚成流,东流之水蔚为壮观,为信江源头之一。从灵雨岩观高山流水,出自云盖、玉琊、金刚诸峰,由八磜?潭汇成的玉琊溪,水流湍急,穿岩而过,水石相击,轰鸣数里。神话传说中的孽龙,就隐遁于龙潭之中。龙潭上有龙隐岩,下有玩珠洞,悬瀑天降,波涛汹涌,古人赞叹:“珠洒重峦外,龙伏八磜?潭中;涛声嘻积雪,云气贯长虹。”由于富雨,空气湿润,森林覆盖率达80%以上,山上既是天然动、植物园,又是野生药材的宝库;拥有数量可观的红豆杉、白豆杉、梅花鹿等珍稀动植物物种;平日里,但见鹿鸣翠谷,杜鹃红艳,加之隐现的二十四景,更是令人心旷神怡。 

怀玉山又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山。

“江右多名山水,其一曰怀玉山。”这是清代赵佑的诗句,海拔千米以上的群山环抱着美丽的江南高原——怀玉山,自唐至清都是儒、佛教活动频繁的名山,明清最为鼎盛。怀玉书院(原名草堂书院),曾与江南四大书院齐名。南宋理学家朱熹、陆九渊、吕祖谦、王安石、李梦阳、夏浚、黎士宏、王宗沐、赵佑等曾到此传教著说,打坐咏诗;汪应辰、程洪、陆文安等大批名人来山讲学,留下近百篇诗文佳作,朱熹有《玉山讲义》传于世,这些都成为珍贵的文化遗产。由于怀玉书院影响之大,县人读书、好学之风遍及城乡,怀玉山也成了“源头活水”的宝地。宋代王安石在《题玉光亭》一诗中赞曰:“共传尺玉此埋湮,千古谁分伪与真?每向小亭风月夜,更疑山水有精神。”

  怀玉书院建于怀玉山大洋坂北端、金刚峰之南,与玉琊峰隔山对峙。始建于宋开宝七年(公元974年),县令杨文逸择金刚峰法海寺院侧边,为其孙杨亿建书房,世称“杨亿精舍”。宋绍兴五年(1135年),县人汪应辰举中状元,上怀玉山讲学,曰名“草堂书院”。淳熙五年(1178)年,朱熹、汪应辰、吕东莱、陆象山等先后讲学于草堂书院、玉山之会,鹅湖之争,倾动一时。期间,朱熹在怀玉山结庐讲学,深山静坐数月,留有《玉山讲义》卷,为朱熹晚年思想之全论,生平理学体系最精约明晰的理论概括。德祐元年(1275年),南宋邑人王奕弃官归隐,修复草堂书院。明正德六年(1511年),江西提学副首李梦阳重作寺庙为书院,并置田200余亩,供生员膳食。明嘉靖三十年(1554年),江西提学副首王宗沐来玉视学,废法海寺院,题名“怀玉书院”,名留至今。清乾隆七年(1742年)重建怀玉书院,后经同治三年(1864年)光绪十六年(1890年)两次修葺,书院总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。

    走进怀玉山,我们宛若走进一部卷轶浩繁的史书,扑面而来的是烟尘逶迤的历史和深邃丰厚的文化韵致、古色古韵的人文气息。早在唐周正年间就已开采的石砚洞;建于南宋庆元年间,采用青麻石横连叠砌,仅几块横卧水面的长石就托起桥身重负的衍庆桥;建于明永乐年间,屹立在松林簇拥,肃穆伟岸的鸡公山上,塔身七层六面,塔高16米,和古印度密檐塔极为相似锦溪塔;建于清光绪年间,戏台额枋浮雕、戏曲人物、花草栩栩如生,凝聚古代能工巧匠聪明才智和审美情趣的锦溪古戏台,描金绘彩、精雕细镂。斗拱飞檐、气势恢弘的水阁总大门;布局之工、结构之巧、装饰之美、造型之精、文化内涵之深的古民居,犹如一颗颗珍珠散落于怀玉山,串起了怀玉山的历史,连接怀玉山的古往今来。

  怀玉山外揽山水之秀,内得人文之胜。山崖巨岩上留有古代文人雅士镌刻的摩崖石刻,既有精雕细磨之作,又有粗犷片石之刻,具有极高的观赏和研究价值。群岳如黛,宛若蟠龙的小怀玉东一峰峦中,一伫立的岩石上刻有“蟠龙岗”三个如斗大字,与浑灏自然的环境相吻合,别具超凡脱俗的山林气。徐鹏程《怀玉山纪游》载:蟠龙岗三字